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大广生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服务

东京奥运的生与死,日本也做不了主

2021-06-13 12:26:37         16  

东京的疫情防控未见起色,而距离迎接奥运也只剩50天。不过,这丝毫没有影响国际奥委会(IOC)召开这场国际体育盛事的决心。

5月21日,IOC副约翰·科茨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即使7月的东京仍和现在一样处于紧急状态,东京奥运会也将如期举行:“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清楚,这届奥运会对参赛者和日本人民来说都是安全的。”?。

但这些对日本人民都不起作用。《朝日新闻》五月的最新民调显示,有超过83%的民众希望东京奥运会取消或延期,仅有14%表示赞同按时召开,其支持人数比例是除今年一月(11%)以外的最低记录。

连日本乐天的CEO三谷木浩史和Softbank创始人孙正义也纷纷表态应中止奥运。只可惜,是否停办奥运,连日本自己都不能决定。

东京奥运的生与死,日本也做不了主

上周,立教大学律师早川吉尚在接受富士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奥运会是仅仅是由名为国际奥委会的“公司”每四年举办的体育赛事。东京都只是和IOC签订了主办赛事的合同,承诺租用场地。

2013年,日本申奥成功。9月7日,东京都、日本东京奥委会(JOC)和IOC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签署了《主办城市合同》。该合同详细规定了有关奥运取消的流程和权利,且权利分配极大程度偏向了IOC。

根据《日本经济新闻》的报道,《主办城市合同》规定,奥运会只有在“有合理根据认为奥运会参赛者的安全严重受到”的情况下才可以取消,同时,日本必须“放弃任何形式的补偿、损害赔偿、其他赔偿以及对任何救济的请求或权利”。此外,若东道国主动提出取消,为避免给IOC和相关电视台造成损害,东道国有义务给予IOC补偿。

东京奥运的生与死,日本也做不了主

专研国际体育赛事合同律师、早稻田大学副教授松本泰介曾表示,在大型国际事件的合同,一般会写入“因不可抗力而无法举办比赛时”的双方免责声明,如地震。但奥运会的合同很特殊,只有IOC可以行使不可抗力条款并逃避损害赔偿的责任。

除了单向的取消和免责权利,主办合同中的一些条款还带有“剥削”的意味:合同里有七页都是关于“东道主必须为任何有奥运资格证书的人提供免费医疗服务”的条款,包括在当地医院明确保留的病房。而这毫无疑问会加大东京的医疗压力与财政支出。

东京奥运的生与死,日本也做不了主

主办合同的揭晓,引发了IOC与日本之间的问题讨论,那就是如果日本取消奥运会,会面临多少损失与赔偿。

JOC的报告显示,加上预防新冠、道路等间接成本,东京奥运会已经投入了1.64万亿日元:日本出资2210亿,东京都和JOC分别投入了7020亿、7210亿。

其中,JOC的费用主要来自IOC的捐款(850亿日元)、赞助商费用(4060亿日元)和门票销售(900亿日元)。这些费用很有可能会随着奥运取消而大幅波动。

根据主办合同,奥运一旦取消,JOC必须退还IOC所资助的850亿,900亿的门票也就化为泡影。不过,JOC同保险公司签订的合约,能够使其免于把来自国内外赞助商的4000亿全款退回。可即使如此,JOC的直接损失至少也有1750亿元,这笔损失极有可能由东京都和日本共同承担。

东京奥运的生与死,日本也做不了主

《日本经济新闻》数据显示,2013到2016年,IOC总收入为57亿美元,其中来自转播权的收入就占到了73%。目前,IOC与美国NBC环球公司(NBC Universal)签订了合约,该公司以76.5亿美元(约7800亿日元)买下了截至2032年的冬夏奥运会转播权,其中的大部分钱会在奥运会召开时支付给IOC。

如果奥运取消,那IOC必须退还NBC环球这笔巨额转播权费,而这笔损失,最终也得JOC来承担。对此,松本泰介表示“虽然IOC和NBC都加入了保险,但取消的损失可能难以全面得到补偿”,因此,IOC的索赔金额有可能达到数百亿日元规模。

野村综合研究所5月25日的估算显示,东京奥运会最终取消,会造成至少1.8万亿日元以上的经济损失。这对于因疫情而年税收下降到4000亿日元的东京都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研究体育商业的早大田大学教授武藤泰明指出,“现在已经进入10年、20年可能会发生1次疫情的时代。今后,考虑举办奥运会的所有国家都会面临同样的风险”,IOC的赔偿请求可能会对未来举办奥运的城市带来不良影响,也会受到全球批评。

东京奥运的生与死,日本也做不了主

IOC会把收入中的90%分配给各体育赛事的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IF)和世界各地的奥林匹克委员会(NOC),IF的运营非常依赖这笔钱。如果不从东道主处得到一定数量的赔偿,那IOC很有可能受到来自IF和NOC的抵制。

松本泰介也表示,如果被迫取消奥运会让东道国支付巨额赔款,那以后愿意承担风险来举办奥运会的国家可能会越来越少。如果非要取消,IOC应该会和日本各方商量具体赔偿金额。

一边是再三反复的疫情与反奥运的民意,另一边是巨额赔款。面对如此困境,不少“旁观者”为东京都和JOC做了决定。

去年9月,牛津大学商学院的一份研究报告就指出,IOC一直在“误导”关于举办奥运会的风险和成本。华盛顿邮报也在5月发文指出,奥运会总是在花非理性的钱,还会导致非理性的决定,即在全球大流行病中举办国际大型活动。

该文章还建议日本应该马上停止奥运:在这一点上,钱是任何人甚至考虑继续举办夏季奥运会的主要原因。日本已经投资了近250亿美元。但是,要想让1.5万名外国奥运参与者进行泡沫式隔离(即将参与者装在泡沫里,与外界完全隔离),加上每天的测试和其他协议,以及提供安全和大量的后勤和运营成本,日本还要花多少钱?如果接下来是个更大的灾难,又要花费多少?

东京奥运的生与死,日本也做不了主

5月26日,《朝日新闻》一篇“请求首相终止奥运会”的了推特热搜。该文章指出,“今年夏天举办东京奥运会是没有意义的,对、奥运会相关人员的不信任和反对之会越来越多,因为他们没有在解决人们问题的情况下就贸然前进。我们督促菅首相冷静、客观地评估局势,并做出取消今年夏天奥运会的决定。”。

该文章还了科茨之前认为“奥运一定安全”的发言,认为“IOC和公众之间显然存在差距,科茨在没有提供任何明确理由的情况下说了‘是’,这让人想起了IOC自以为是的本质。”。

不过,JOC似乎并没有被舆论,各项赛前准备也在稳步进行:最近一个多月来,奥运测试赛和选手疫苗接种已陆续开始,垒球队已经抵达日本。JOC还收到了来自加拿大、美国和等国奥委会期待、肯定东京奥运的消息。

东京奥运的生与死,日本也做不了主

在研究体育与社会的一桥大学教授坂上康博看来,日本对奥运的一再坚持,可能是因为这个国家患有“奥运依赖症”,有根深蒂固的“奥林匹克”意识,认为奥运能给社会和经济带来好处。

坂上康博表示,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日本一直在为奥运会开展活动,这已经是“奥运依赖症”了。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恰逢日本经济高速增长,日本的确获得了成功。此后,JOC就一直想让现在的年轻人再次体验过去的兴奋。

事实上,为了低迷的日本经济,安倍晋三在2012年重新上台后,就把奥运会划为了安倍经济学的一部分,试图让东京成为旅游城市,从而带动经济。然而,这一切都因为疫情的到来而化为泡影。

“奥运和预防新冠是无法共存的。”坂上康博说,“奥林匹克主义的理念是,自世界各地的年轻人聚集在一起,诞生友谊,产生国际间的相互理解,从而构建和平。然而由于新冠,运动员们不能相互交流,也不能与日本人民接触。他们被隔离,比赛完后就要离开。奥运会最重要的核心将被丢失,我们正朝着与‘一个重视人类尊严的和平社会’相反的方向运行。”?。

东京奥运的生与死,日本也做不了主

《朝日新闻》的也很赞同坂上康博的观点,它表示,东京奥运已不再是“战胜新冠的证据”,只是一个权力和赢得选举的工具。

但JOC和东京依旧这样的。上周,JOC桥本圣子在接受《日刊体育》采访时再次明确表示,已经排除了取消或者延期奥运会的可能性。

对此,《朝日新闻》依旧在呼吁各组织思考奥运的原始价值:“奥运会的意义首先是什么?举办一个会在社会上留下鸿沟、不会被所有人庆祝的节日,会得到什么,失去什么?首相、东京都知事以及JOC都必须仔细考虑这个问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液态青年(ID:liquidyouth),作者:蕴酱子,日本通经授权发布。


标签:理财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