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大广生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服务

生育率超低,这个省怎么办?

2021-06-13 12:38:15         22  

然而说到底,的老龄化危机并没有省的严重。毕竟省是全球的生育率垫底中的最低,比南韩和新加坡更低。

最新的数据,为4月份的统计,出生人数共4万余人,死亡人数则是6万余人。这种出生人数低于死亡人数的时间,已长达两年,被称为“生不如死”。

从老蒋迁到来的时候看起,那是为了备战是以鼓励生育为主的,每年出生的婴儿有四十多万,很多家庭都能生育超过四个、五个甚至七、八个的子女,一度被列为世界上最会生出地区。

生育率超低,这个省怎么办?

但毕竟地方比较小,人口过多引发社会负担过重。于是,差不多与“计划生育”接近的时期,也提出过“一个不嫌少,两个恰恰好”的口号,鼓励“小家庭更幸福”。

因此在1960年-1980年代的家庭,就连“重男轻女”这个传统也是一样,完成生儿子的家庭差不多有些就会封肚皮。要求个“好”字的,或者怕一个孩子太孤单的家庭,就会选择继续拼一个。

举例而言就是有孩子的家庭,六成左右都是生育一个或两个小孩,四成左右会生到三个或更多。而理由除了喜欢孩子之外,许多都是连续出生的都是女儿,直到生出儿子就收山。

笔者的家族,就有很多这样的例子。长辈们很多都是一家四口,父母二人与一子一女,或两个儿子。超出三个孩子的,前两个都是女儿,最后生到儿子为止。

就连取名字,女孩子的名字也相对简单,多以我们俗称的“菜市场名”类似,在流行的字,像是“淑、美、惠、雅、丽、秀、婷、娇”这些中选择用之。

直到儿子,才认真思考,取一个家族兴旺的含义,例如:“豪、杰、俊、雄、伟、明、成”这些大气的字眼,寄托延续香火的希望。

“志明和淑芬”、“家豪与美惠”,这些曾经都是在省街头出现率超高的,只要当众喊一声可以有很多人回应。

生育率超低,这个省怎么办?

生育率超低,这个省怎么办?

地理环境比小的省,人口政策带来的变化比较快出来,自从提倡小家庭,生育率确实也有逐年下降,在1993年进入老龄化社会,将于2025年进入超高龄社会,届时全台超过65岁的人会达到总人口的百分之二十。

预估在2035年,全台总人口会有一半以上都是超过五十岁的中高龄。估推到2070年,省的总人口会降到一百年前,也就是差不多一千多万人的状况。

生育率超低,这个省怎么办?

为了摆脱人口高龄化的乌云罩顶,又悄悄开始鼓励生育,于是前面的口号就变成:“两个恰恰好,三个更热闹”。

曾经的节育政策将两个孩子作为最多标准,而如今要鼓励大家增产报效家乡,两个孩子又成了起码的要求。

生育率超低,这个省怎么办?

于是,生育率就会因此而上升了吗?省妇幼协会的会长就对着媒体大发牢骚,说现在的年轻人,你告诉他们,这样老了以后会出问题,可是他们还没老,如何会相信。

省的出生率,仍然持续下降,直直跌到全球最底。这么挂蛋一样的成绩,证明仅仅是喊一下口号,育龄族群根本不会买单的。

生育率超低,这个省怎么办?

“不婚、晚婚、晚生、少生”,已经是社会的普遍现象。从前都是20岁左右的女性为生育主力,现在已经交棒给30岁甚至40岁的女性,就连45岁的女性都也要出来拼。

毕竟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现在的年轻人觉得能照顾好自己已经是用尽全力,要怎么养护小孩,更别提还要给小孩手足。

民众不愿生的原因,前段时间最流行的说法是“房价上涨”。这一派观点认为时下年轻人房价负担能力越来越差,没房就没办法开启人生的下一代。

生育率超低,这个省怎么办?

生育率超低,这个省怎么办?

最近一个名为《今周刊》的杂志,与“家庭计划协会”联合做的生育调查,其中一问就是“是否会因买房而考虑不生或少生小孩”,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受访者都给出否定的答案。

以米桶从大学时代做社会服务工作的经验,认为提升社会福利,创造友善的社会生养环境这几个部分去努力比较有效。毕竟晚婚、独身主义、单亲家庭、同性婚姻、这些阻碍生育的因素都是我们进入工业社会和教育程度提高后的必然趋势,要扭转这些观念已是不太可能。

生育率超低,这个省怎么办?

生育率超低,这个省怎么办?

因为“不想生孩子”的最大理由,还是经济压力。扳起手指算一算,现在养大一个小孩,从出生到大学毕业,所需花费可高达两百万以上人民币。这还不够计划要上私立学校和出国留学的经费。一般的上班族,去哪里找这么多钱。

生育率超低,这个省怎么办?

“0到6岁养”,这是省提出的育儿方中,最受大众欢迎的一个。最初提出的人是鸿海集团的企业家郭台铭,随后就被蔡也抄袭过去。

生育率超低,这个省怎么办?

按照郭台铭自己在鸿海集团内部所做的生育补助,分为:生一胎励一万五千元人民币;家有0到6岁幼儿的员工每月补助三千余元人民币;附加上孕期补助如车资、产检等。平均计算下来,每一个“鸿海集团宝宝”的出生,都能收到三十万人民币的“大礼包”。

生育率超低,这个省怎么办?

郭董的政策,小范围来看是成功,实施一年就有一千个“鸿海宝宝”受惠,“三宝家庭”和“四宝家庭”都出来为公司宣传:“自带财来的孩子就是敢生”。

毕竟我们华人社会,大多数人还是偏向于结婚生子这条中规中矩的路线。只要下对“解决生育的经济压力”这一个药单,对于帮助生育率的回升确有一定效果。

郭董的想法也不是多么奇策,很多欧美的发达国家都有类似或更好的社服政策。只是我们亚洲地区欠缺那种高福利的环境,要一下子祭出“大礼包”是不太可能。

生育率超低,这个省怎么办?

所谓“民之所好好之”,正是因为无法一下端出整盘的鼓励生育政策牛肉,因此精准的找到,至少是让大多数育龄族群打破“生育恐惧”的那一项,至少是迈上正确解决方案的第一步。

4、育婴假,父母双方均享有育婴假,并且长达一年甚至两年,并享有育婴停薪留职津贴,不得少于原工资的一半。

生育率超低,这个省怎么办?

这一点非常特别,但是却是事实。在少子化到很多学校都倒闭的危机下,托婴和托儿机构大爆满,甚至业绩成长超过百分之六十。有名者,甚至是宝宝还在肚皮里就要开始排队。

生育率超低,这个省怎么办?

生育率超低,这个省怎么办?

杂志《亲子天下》点出关键,年轻世代的父母面对教育,不见得会想把孩子托给父母,一方面是教养观不同;一方面长辈也改变观念,选择乐龄生活,而不是继续抚养孙辈。

这点发现也不无小补,近一年来,全台的托育机构大幅增长。因为政策实施时间较短,尚无法看出对生育政策的长远影响,但目前现增的公共托育机构都是额满,也算是找对一个罩门所在吧。

省在少子化的危机中挣扎了已经快20年,期间已有许多学校因没有学生而关闭,也出现过妇产科医生没生意转行做官。

事明,仅仅靠口号是没有明显的改善的。也不能简单类比去看北欧怎么做、美洲怎么做,日本南韩怎么做。毕竟生育是与文化背景相关联,硬拿文化不同的方式来做比较也不会太有效。

因此,想要找到年轻世代内心深处的“密码”,帮大家解锁新的人生,还是需要一番探索。到那时,不论是一个,还是更多的孩子,都是为幸福生活的加分。


标签:理财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