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游戏

说脱口秀就像对观众施快乐魔法,小鹿:麦克风就是我的魔杖

2022-06-11 21:29:45         0  

能不能真的让全国人民笑起来,这答案我们还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6月10日晚,走进湖北剧院观看笑果文化出品“女儿红”专场的所有观众,笑到“腮帮子都酸了”。

让他们发笑的,其实是日常生活里他们常常遭遇的尴尬,比如生育焦虑和“月经羞耻”,女性观众尤其能够共情。当小鹿将女孩这一生都避免不了的焦虑和尴尬逗趣道来时,“女儿红,不脸红”的主题跃然台上:所谓那些“见不得人”,让女孩难堪的一切,应该被自然呈现,也可以被大笑着谈论。

自然、大方、幽默、犀利……这一切名词都可以被用来形容舞台上那个发光的小鹿,她好像超级快乐。但其实,多年前那个生活在云南宣威的小村庄、切身感受到什么是“重男轻女”、努力学习却总是表现平平的女孩,也曾不快乐。

“我最近沉迷看《哈利·波特》,你知道吗,我觉得自己特别像纳威,认认真真却又从来都不是最耀眼、还总是出糗的那一个。”接受极目新闻专访时小鹿说。那,又是什么改变了她?

说脱口秀就像对观众施快乐魔法,小鹿:麦克风就是我的魔杖 图1

极目新闻:来武汉之前,“女儿红”专场去西安演出,我搜了一下发现,观众点评说笑点密集到飙泪,哈哈大笑之后又品出了感动,我很好奇你要讲什么。

小鹿:拎出来的主题就是女性在人生各个阶段可能面对的尴尬。前面的一些专场里,我把女性因为妇科检查、治疗可能遭遇的尴尬都讲完了,但其实只要你身为女人,你这一生要面对的尴尬太多了。我31岁了,我的感受就特别深刻,比如事业准备得差不多了,人生看似火速上升的阶段面临的“催生”;再比如月经羞耻;最后一个段子讲的是我个人经历过的尴尬,女性经常要承担一个“照顾者”的工作,在这个“工作”里产生的尴尬。

当然,我们是做脱口秀的,那我希望这些尴尬说出来不会让观众“啊啊啊”到脚趾抠地,而是“哈哈哈”觉得开心和好笑。我也希望女孩们听完这场脱口秀,能接纳自己的性别,自信勇敢地直面人生之中的尴尬。

说脱口秀就像对观众施快乐魔法,小鹿:麦克风就是我的魔杖 图2

小鹿:我希望他们能收获对女性的更多理解。我觉得要强调一个根本的问题,就是我们要相信,当女孩遭遇难题或尴尬时,是有很多人、很多男性是愿意提供帮助的。可是女性的很多问题男生是不了解的,也没有一个合适的契机去让他们了解,那他们要如何接收到这些信息,才能知道我们女孩挺难的,才能去帮助女孩们?那我想,如果他知道了,他理解了,他才能共情,才能提供帮助。

极目新闻:看完整场演出之后我有一个特别深刻的感受,70分钟的时间里你讲了很多女孩子能够共情的尴尬,但你说这些完全不需要从两性关系出发。

小鹿:我写段子会凭自己的直觉去判断,如果一些话可能引发歧义,它的负面效果会超越喜剧效果,那我不会写下去。我会最大程度让观众觉得好笑,体会到很深的共鸣,把大家以为痛苦的事情用喜剧的方式拿出来,我希望观众更多的是一个欢笑的状态。

说脱口秀就像对观众施快乐魔法,小鹿:麦克风就是我的魔杖 图3

极目新闻:所以女性脱口秀演员是不是更有“优势”?除了人普遍会经历的焦虑被创作成段子,她们说的很多内容还只有女性能够体会、察觉。就比如,你的许多段子的切入口,是因为女性这个身份遭遇的尴尬和痛苦。

小鹿:我以前也觉得,女性脱口秀演员既有人的视角,又有女性视角,她可能会经历更多的痛苦,那对于喜剧创作来说,的确是有好处的。

但说它是“优势”,总让人觉得怪怪的。说女性身份给女脱口秀演员带来创作优势,就像说盲人具有按摩的优势一样,谁又想有这个优势呢?就好像如果没有痛经,我就不会写痛经的段子,但我真的一辈子都不想痛经啊!

我宁愿我没有这个“优势”,能够少一点痛苦。就像我第一个专场里压轴的“重男轻女”段子,谁希望自己有这样的素材呢?我当然更希望我从小就能跟哥哥平等,不被忽略,我希望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我渴望得到教科书里那种“正面管教”的成长环境。

说脱口秀就像对观众施快乐魔法,小鹿:麦克风就是我的魔杖 图4

小鹿:它肯定完全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我是一个在人生很长阶段都搞不清“自己到底要什么”的人。当初学法律,是因为小时候我的自行车被抢了;研究生要毕业的时候所有人跟我说,要进“公检法”,但我本能地觉得我不适合再“乖”下去走正确平稳的道路了,因为这一切的一切都没有让我快乐过。所以我在毕业的时候选择去北京做律师,养活自己、然后讲脱口秀。

前几天因为去西安演出,我见了大学同学,她说,我以前看起来比所有同龄人都“苦大仇深”。你能想象吗?女大学生不是应该很开心吗?但我在我同学的形容里,是“总有一团乌云顶在头上”的人。

脱口秀是让我的人生变得更快乐的东西,从事别的工作的人,经历了痛苦那就是扎扎实实的痛苦,但脱口秀演员是有机会把那些痛苦变成很好的段子的人,然后重复讲讲讲……讲的次数多了,还真就觉得:“这也没什么啊!”

所以我形容自己说脱口秀就是反复咀嚼、消化,然后把它咽下去,让痛苦不至于堵在心里。这个过程,能把我过得还不错的人生里非常平常的痛苦给扔掉。

说脱口秀就像对观众施快乐魔法,小鹿:麦克风就是我的魔杖 图5

极目新闻:你可能不止是消解了自己的痛苦,网上有一种说法,说女孩们应该把你在《奇葩说》中的结辩通篇背诵,这说明很多人从你的段子里得到了力量。

小鹿:我是看到很多人说,她们当下处在“很泥泞”的生活里,但因为看到我的内容更开心了,甚至有度过人生低谷的勇气了。有时候我看微博私信,我就觉得很感动,很幸福。我因为做这样一个工作,居然能通过自己的内容 在各个角落找到同样价值观的朋友,或者让好多人告诉我,她们在别的地方说不出来的一些东西,让很多人觉得,原来自己是不孤独的。

所以我有时候觉得,当喜剧演员也很幸福。就像昨天晚上去一个开放麦现场,一个女观众走过来就一把抱住我,其实不认识,但大家没有距离。喜剧演员不是那种让观众看到会尖叫脸红不敢上前的大明星,而是那种亲切的老朋友。

小鹿:其实我自己也会有情绪低落的时候,但我是一个很“正向”的人。就像我说过,我是从云南农村的一个小地方一点点读书出来的,我从来不害怕跟别人说我高考只考了个二本。最后,我又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了研究生,说脱口秀……

我想说的是,我们很多人虽然一开始被给予的起点不太好,但只要你尽自己的努力去做,是可以证明:你是对的,你是能做好的,所以我也挺希望我自己悟出来的这样一个力量能让很多人看到。真的,起点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咦?这话怎么好像是邓布利多说的!

小鹿:好啊,就是非常非常好,怎么说呢?我在2014年开始做这个行业……也没有行业,当时就是一个爱好(笑)。

我是来北京做律师的,每周有那么几天能演,能跟圈子里的人一起玩,说着段子看大家笑。我就觉得我们跟霍格沃兹里的巫师一样,隐藏在麻瓜的世界里,用彼此才能听懂的沟通方式沟通。然后我们表演脱口秀就是输出魔法,麦克风就是我们这群人的“魔杖”。

突然有一天,它成为了“行业”,我竟然可以以此谋生,我就觉得特别特别幸运,人是要承认自己的幸运,我也会珍惜这个幸运,尽力做好。像(周)奇墨是行业里第一个做个人千人专场巡回演出的,我是第二个,我就很希望后面不断有人来做。脱口秀这个艺术是可以做到在大剧院里演这个量级的,可能有一些观众觉得,我进来看表演,台上只有一个人是不是有点亏啊?我的工作就是要让大家觉得:不亏,很值得!

以上就是小编通过网络搜集整理的关于说脱口秀就像对观众施快乐魔法,小鹿:麦克风就是我的魔杖的最新内容,希望能帮助到大家!收藏网页,每天分享正能量、积极向上、精彩好看有趣的内容!


标签:娱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