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资讯

安徽一烂尾楼被救活:停工9年复工

2022-07-23 22:37:21         0  

从县城经省道206往北走,远远地看到能看到它。灰色的墙体斑驳,只有“骨架”,没有门窗和装潢。

在安徽全椒县十字镇,这栋23层的烂尾楼是地标建筑。这的人约会时常说,“烂尾楼见。”

10年前,全椒县房地产井喷发展,开发商全椒鼎盛房地产置业公司(以下简称“全椒鼎盛”)在滁全路与纬四路的交界处投资建设了四栋楼,两栋23层,两栋6+1层。

项目取名“小城邻里”,这是当时少见的高楼,直到现在,未完工的它仍是十字镇最高的建筑。

次年9月,开发商资金链断裂,项目停工,36户购房者走上9年维权路。

今年4月底,购房者连本带利拿到了拖欠多年的清偿款。两个月后,工人进驻,继续建设属于未来的“小城邻里”。


23层的烂尾楼是小镇的标志。图九派新闻 马婕盈

【1】彼时:荒无人烟,很凄凉

包工头郑阳(化名)记得,第一次来到被废弃的“小城邻里”时,很震撼。

今年7月2日,他来到这个10年前开始建造的小区,地面野草深深,高过膝盖,楼外一圈还被种上玉米。“荒无人烟,很凄凉。”

这几栋楼实在没有尊严。“从地库到楼顶,没有下脚的地方。”郑阳说,“小城邻里”周围没有公厕,附近工人老是跑到这里解决。

这是刘岩(化名)当初买房时不曾预见的。

刘岩中专毕业后,到昆山的工厂上班,后来又自考了大专和本科。20岁,他认识了一位湖南妹子,结了婚,生了孩子。2012年,22岁的刘岩决定带着老婆、孩子回家乡定居。

“小城邻里”是十字镇仅有的两家商品房之一,周围是一片工厂。刘岩看房时,“小城邻里”旁的“水岸星城”小区已经建好,配套设施完善。但刘岩的媳妇更喜欢“小城邻里”,小三房的户型,南北通透。

年底,他们买了三楼的一户,面积88.8平米,每平米2600元,首付7万多,按揭16.5万,刘岩的父亲老刘借给他们3万块。

“有钱能不到县城买?”老刘说,当时,全椒县房价每平米4000多元,普遍比“小城邻里”贵1500元到2000元。

也有购房者在附近上班,路过“小城邻里”时感觉位置和交通都不错,通过银行按揭贷款买了房,还有不少人是奔着婚房买的。

购房时,小区的两栋低层建筑已成型,只剩水电气、门窗等后期工程,不到一年即可交房。

实际上,依托全椒经济开发区(以下简称开发区),“小城邻里”是有前景的。据《全椒县志》记载,2002年8月,位于县城北部的开发区成立,规划区域涉及十字乡、襄河镇、陈浅乡三个乡镇,首期规划面积11.18平方千米。

开发区距南京市48公里、合肥市100公里、滁州市15公里。头三年就进驻了三十四家企业,固定资产投资规模9.7亿元,2005年的销售收入达4.2亿元,创利税1750万元。在2014年至2030年全椒县城市用地规划图中,“小城邻里”附近将建设一处商业区。

一位当地人认为,靠近滁州和南京的开发区潜力无穷。最直接的例子是,从这里开车到全椒站(高铁站)需要25分钟,而到滁州站,只需15分钟。


再次动工后,“小城邻里”的效果图。图九派新闻 马婕盈

【2】症结:钱被用到其他项目

刘岩买下房子,回昆山上班。老刘在开发区的工厂当保安,隔三岔五就去“小城邻里”转转。

他发现,2013年,“小城邻里”断断续续不开工,到了9月,彻底停工,他急了。

次年10月,约定交房的日子到了,房子仍无继续建设的迹象。刘岩得知消息,安慰老刘:“算了,就当打麻将输掉了。不这样想怎么想,跳楼也没办法(解决)。”可老刘不依。

年轻人外出打工后,他们的父母联合起来,经常去政府部门跑,每个月跑一两次。

“小城邻里”有四栋建筑,两栋23层,两栋6+1层,共计240套房屋。开发商为全椒鼎盛,承建商是河南华盛建设集团(以下简称“河南华盛”)。而企查查显示,全椒鼎盛的供应商和客户均为河南华盛。

开发区管委会社会事务局局长胡文祥告诉九派新闻,当时,“小城邻里”工程的施工许可证、预售许可证等证件齐全,全椒鼎盛也有相关资质。

“但他把收回来的钱用到其他项目里去了。”胡文祥说,全椒鼎盛还把155套房屋抵押给了其他公司。

九派新闻查询发现,这其中的67套抵押给了安徽省皖银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皖银融资”)。

相关民事判决书显示,2013年8月,全椒鼎盛与皖银融资签署合同,将“小城邻里”在建的67套房屋预售于皖银融资,以抵偿2000万的债务。

除去购房户的36套和抵押出去的155套,“小城邻里”仅剩预售房产49套及门面房14间,“剩下的房子完全不够工程款和后续工程,所以导致他停工了。”胡文祥说,因为这被抵押出去的155套房屋,政府最开始想告开发商合同诈骗,但是经过公安机关的审查,发现不属于刑事犯罪。

2014年,有记者联系上承建商河南华盛,项目负责人牛某称,由于是垫资进场,他先后垫资3000多万元,但开发商仅支付工程款280万元。对于约定的工程进度款,开发商始终没能兑现。

【3】过渡:业主被安置在公租房

2002年,38岁的老刘从老家合肥来十字镇做生意,买下十字镇村子里的这间小平房,后来往上加盖两层。大门敞开,风扇呼呼吹着,一楼摆着八仙桌,野猫从门前溜过。

老刘自嘲没有眼光,生意没做多久就黄了,好在两个儿子都出去打工,他偶尔在附近的厂子里做临时工。

但三层小楼面积小,每层只有两间房,儿子们都已成家,还和他老两口住在一起,“总是不方便嘛。”

购房户徐长德曾对媒体说,有一对小情侣订房后准备结婚,由于房子迟迟不交,两人就分手了。

此外,业主们还面临着还贷的压力。九派新闻获取的一份民事判决书显示,一雷姓业主在购买小城邻里的房屋时向银行贷款16万元,还款期限为180个月,可到了2014年12月还款期时,还款账户中仅剩20.62元。2015年8月,该业主被银行起诉。

刘岩也考虑过停贷,2019年,他4个月没还贷款,银行的工作人员找到老刘,“他说这样不行啊,不交钱以后你儿子坐不了火车飞机,单位都不给你报工资。”老刘怕儿子工作受影响,自己帮他把钱补上。

“钱房两空”后,11户住房困难的业主在开发区管委会的安排下搬进了公租房。公租房与小城邻里间有一公里的距离,但十几平米的小房间远没有原先购买的三室一厅舒适。


11户住房困难的业主被安置在公租房生活。图九派新闻 覃钰钰

这些年,老刘不再去小城邻里转悠,他的心冷了,“后来几年没抱太大希望。”有购房者在领导留言板上写“多年的打工积蓄全打水漂,欲哭无泪!”

2020年10月,承诺的交房期已过去6年,维权依旧没有进展,老刘和十几户购房者商量,搬进烂尾楼,引起重视。售楼处外墙上“小城邻里”的名片早已褪色,门口堆着大片的建筑垃圾。老刘走进三楼,儿子的“家”,粪便的味道扑面而来。

胡文祥知道后,赶到小城邻里劝他们。老刘觉得胡文祥性子柔,说话软,“从楼上摔下来怎么办”、“晚上有蚊子”、“你年龄大了不安全”,处处为他考虑,他便离开了。

晚上,老刘回到家,接到胡文祥的电话,“你们明天不要去了,我们在帮忙,这事要通过法院解决。”胡文祥告诉他。

在老刘看来,胡文祥像块夹心饼干,上级部门和购房者的压力把他挤在中间。管委会跑得多,老刘偶尔也心疼他,但不表现出来,“心疼他,我不想要房啦?”


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上,以为购房者的留言,被回复。截图/九派新闻

【4】方案:起诉承建商,让它破产

多年来,开发区管委会一直在解决“小城邻里”烂尾楼问题。

7月20日,九派新闻见到了年近五十的胡文祥,墨绿色的polo衫扎在裤子里,鬓间生出许多白发。

整个上午,他的手机响个不停,房产证办不下来找他,工厂交不出房租也找他,胡文祥总能耐心地告诉对方该准备什么材料,找哪个单位。

胡文祥身后的柜子里,装着一沓黑皮笔记本,封面底下标记着时间,里面是满满的工作记录。

说起“小城邻里”,他在电脑桌面上打开一个表格,从2013年7月4日到2022年7月,一共63个词条,登记了“小城邻里”的大事记。

2010年,胡文祥调到开发区管委会,2016年接任社会事务局局长,从一开始就参与“小城邻里”烂尾楼的处置工作,他知道每一户业主的经济状况,甚至能背出业主的手机号码。

全椒县政府网站显示,从2015年11月起,“小城邻里”已被列入开发区每周主要工作安排一览表,并公开每周处理进度。全椒县常委、政法委书记曹宏华曾多次主持召开处置方案会,也有多家律所参与。

“经过多次开会商议,我们最终选定了起诉承建商河南华盛,倒逼河南华盛起诉开发商全椒鼎盛,让全椒鼎盛破产。”胡文祥告诉九派新闻。

但业主们并不愿意参与起诉。胡文祥说,业主不懂法,也不懂找律师,感到诉讼时间太长。他们也担心,房屋买卖关系变成了债务关系。

后来,胡文祥找到“小城邻里”的施工方牛某和杨某,指导他们起诉河南华盛索要工程款。

起诉的过程并不顺利,胡文祥告诉九派新闻,“小城邻里”烂尾后,牛某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起诉前要对“小城邻里”工程造价评估,而牛某连评估费都付不起。

胡文祥回忆,当时牛某想把他的车子抵押给评估公司,“虽然不贵,但也值万把块钱,他说抵押完就去打工。”

但由于评估公司拒绝抵押,胡文祥只好自己给牛某1万块钱,让他支付费用,“我没敢告诉我爱人,就连同事都不知道。”胡文祥说。

2016年5月,滁州市金品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因“小城邻里”建设工程的合同纠纷,起诉河南华盛,胜诉后,河南华盛成为被执行人,95万银行账户余额被冻结。

而2017年1月,牛某起诉河南华盛,全椒县人民法院裁定,冻结河南华盛银行账户余额1380万,并扣留、提取河南华盛在某地的工程款或工程质量保证金500万。

“他胜诉之后,查封了河南华盛很多账户,逼着河南华盛起诉全椒鼎盛。”胡文祥说,“这条路困难的就是司法进展偏慢了点。”

【5】终章:烂尾楼又“活”了起来

后来,河南华盛也没钱了。

全椒县经开区2019年度财政决算(草案)及其他财政财务收支情况审计结果公告中记录,2018年,为妥善处理小城邻里信访事件,经县经开区管委会会议研究决定并报县政府批准,由河南华盛起诉全椒鼎盛,相关诉讼费、司法工程造价鉴定费用合计57.68万元由县经开区管委垫付。

2018年11月,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河南华盛胜诉。

2020年6月,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全椒鼎盛欠债约4300万余元未履行,多名债权人申请执行。经查询,该公司在全椒县经济开发区的房地产建设项目于2013年8月已停工至今,仅有预售房产49套及门面房14间(部分房屋未实际建设),无其他财产可供执行。因全椒鼎盛无力偿还相关资金,受理河南华盛申请对全椒鼎盛的破产清算申请。次年,全椒县人民法院宣告全椒鼎盛破产。

胡文祥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后面的事情好解决了,我们这边交通也很好,唯一担心的就是拍卖价格太低,对原来的业主来说不划算。”

2021年8月,小城邻里工程开始拍卖,起拍价为6000余万元,但遭遇流拍,此后,该工程经过3次降价,5次拍卖,终于在今年2月份,以3889万余元的价格成交。

事实上,这项工作的化解推进背后也有滁州市纪委监委等的作用。滁州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监委主任孙军赴全椒县主持召开一场由住建、司法等部门参加的专项化解推进会。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6月刊文显示,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多方推动,前不久,该项目第六次拍卖终于成功。紧接着,全椒县迅速召开项目处置协调会,随后召开债权人大会并通过财产分配方案,36户购房者的购房本金全额返还,并按有关规定补偿购房者利息。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披露:昔日沉寂的烂尾楼又“活”了起来。

今年4月20日,有房产中介进入小城邻里探访,发现楼房外围已被绿色围挡围住,车库旁还有推土机、挖掘机的车辙。地上的杂草除了一部分,地下室的淤泥渐少,停工9年的楼盘有了复活的迹象。

7月初,围挡内传出轰隆隆的声音,钢管、水泥、汽油等建筑材料一车一车拉进围挡,工地内竖起高高的塔吊。郑阳招呼着工人安装脚手架,“现在天热,我们早上五六点就开工了。”两个月内,他要做完脚手架的安装工作,以便后续工人施工。

“这里是生活气息最浓的地点。”郑阳说,如今,“小城邻里”被多个新楼盘包围,到了晚上,街上摆满小吃摊,“人挤都挤不动。”肖雨(化名)的房产代理公司离“小城邻里”不到800米,“那边的房子不愁卖。”她评价。


7月初,停工9年的“小城邻里”复工。图九派新闻 马婕盈

4月底,烂尾楼清偿款陆续打到业主账户,“如释重负。”胡文祥说。但他来不及庆祝,这段时间,“总是一个事情接一个事情,慢慢做吧。”下班回家的路上,他常在电话声中度过,缓缓放在酸麻的手臂,耳朵和肩膀夹住发烫的手机。

老刘的儿媳妇收到30多万清偿款,立马归还了他垫付的3万块,“怎么能不高兴呢。”老刘说,这么多年过去,2014年怀着身孕跟他一起维权的小姑娘,如今孩子都上一年级了。

老刘说着,笑眯眯地看向卧室门,门上是过年时贴的春联,鎏金的行楷印在正丹纸上,写着“心想事全成”。

以上就是小编通过网络搜集整理的关于安徽一烂尾楼被救活:停工9年复工的最新内容,希望能帮助到大家!收藏网页,每天分享正能量、积极向上、精彩好看有趣的内容!


标签:生活资讯